☆ [·· ]更新快无弹窗☆

  离开了陆家,随处找了一个地方吃饭。

  一路上,陆瑾年都在走神。

  老四死了,死在了自己女婿手里。

  过去二十多年来也不是没有联系过,几乎每次都会弄得满肚子火气。

  除了奚落就是含沙射影的讽刺,根本没有亲兄弟应该有的感情。

  再怎么不爽,但那终究是兄弟。

  他没想过陈潇会这么做,也阻止不了。

  妻子肖月荷拉住他的手,“瑾年!”

  回过神的陆瑾年点上烟,猛烈的抽着,他的手却在抖。

  老父八十大寿,喜庆未到,悲伤先来。

  “觉得我狠?”陈潇看过来。

  陆瑾年抬头看了一眼,没有说话只有一声叹息。

  “那个……我去点菜,点菜。”黄涛开溜,呆在这里有那么一点不合适。

  实际上陈潇干掉陆瑾啸那一手,真的震惊到了他。

  昨天挨了一顿暴打,玩笑的成分比较多,真要是下死手,还不一定是什么情况呢。

  在威胁了马大忽悠之后,黄涛也大致知道了一些事,不过依然还抱有怀疑的态度。

  今晚一见,是彻底服气了。

  这个死皮赖脸蹭来的师父,说不定还真可能撞上了大运。

  陆薇急忙拉了拉陈潇,冲他摇头。

  “这个世界上以杀人为乐的神经病很少,就算在我去过的那里,也都是各有所图才会大打出手。”

  陈潇顺手点上了一支烟。

  “你不狠,别人会狠,二十多年前,你和爷爷是一样的。

  如果你们都强势一点,陆瑾仁又岂会找到机会,我说了,一切都是你们自己造成的。”

  都是出自陆家,彼此的能量差不多。

  难道陆瑾年就比陆瑾仁更差?

  不是这样的,他的才能更卓越。

  唯一的不同,他没有陆瑾仁狠。

  如果当初这便宜岳父不服那口气,一定要当即的找回来,未必就会输。

  可惜他没有,他也妥协了,他心里只有遭到背叛的心痛,缺少了那份狠。

  “陈潇!”陆薇打断了。

  陈潇没有理会,继续道,“如果他们当你是兄弟,曾经的事不会发生了,今晚的事更不会发生。

  二十多年都过去了,为什么还要旧事重提?

  因为他们害怕,害怕你找回来。

  爸,我刚说了,没人愿意做恶人,但有时候必须做恶人。

  你下不了手,我来,你还顾及那一丁点亲情,我不会。”

  “可是……”陆瑾年欲言又止。

  陈潇将烟头杵灭,昂头吐着烟气,“从一开始就注定会这样,你不想做的事,环境会推着你去做。

  人一辈子争与不争,得看事看人,醒醒吧。”

  一顿饭吃得很沉闷,陆瑾年一口东西都没吃,又喝醉了。

  这样的醉,对于他来说或许是好事。

  醉一场,明早醒来说不定会真正的面对。

  饭后,回到了酒店。

  在进入酒店之前,陈潇让陆薇母女将陆瑾年先扶进去。

  “师父,来了。”

  是啊,来了,来得很快。

  这个黑夜,不能安宁。

  “黄涛,你可想清楚了,如果跟着我,随时都可能遇到这种事,生死不知,你的实力太渣了。”陈潇看了过来。

  在天极世界,他性格很孤僻,没有收过任何一个徒弟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仙医武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超级王者只为原作者陈潇陆薇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陈潇陆薇黛并收藏仙医武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