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到这里,戊龙喘了一口气,说道:“家父之死,诡秘异常,因为人们无法知道真情,所以各种揣摩在所难免.

  “到目前为止,各种故事的版本四处传播,人名、地名、事端的细节大相径庭,我自己听到的就有十几个不同的说法,估计六叔你们也是接触到其中之一。

  “悠悠众口,我也无法堵住,我只想强调一点,就是我这个版本是唯一正确的正式的来源,因为那是天使告诉我的。我并没有前加进去什么额外的东西。

  “其他人在传说过程中加上一些个人的想象,或者添加一些桥段,估计都是为了他们个人的需要,目的并不是告诉人们真相。

  “我则不然,我不想我老爸的悲剧传得尽人皆知,我只想为他报仇,让他老人家死也瞑目。

  “我的版本中当然有一部分是我自己的经历,所以说,我老爸的事情,除了天使以外,没有任何一个人敢说比我清楚。

  “不过呢,我这个版本,我也不想让它传播到满世界人人都知道!

  “如此一来,关于我父亲死亡的真像,其说不一,也就不足为奇了。”

  挪己和己明点头附和道:“没错!我们都听到过不同说法,准确不准确无法判断,起码不如你说的全面。

  “所以,我们就以你说的为准,忘掉别人的传言,戊龙你快继续说吧。”

  丁元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表示他没有那么傻,兄弟的话不听,却听外人的胡说八道。

  戊龙说道:“当我老爸他们的船只在南山之郡距离家乡不远的海岸被风浪吹到海上后,就一直漫无目标地飘荡,最后飘到拉莱统治的王国,那里是红海的南岸。

  “这里其实就是我父亲他老人家自己的王国,当然不是现在的,而是他出征东城之前的,却被拉莱勾结母后谋夺到手。

  “我父亲他们的船队,停泊在一个安全的港湾里,并等待顺风的时候再次启航。

  “这个时候,我父亲他们派出去的探子带来了消息,说当地的国王拉莱早就住在他挪戊以前的王宫里,并以他的名义帮助王后治理他的王国。

  “我那忠厚的老爸,联军统帅挪戊,听到这消息还十分高兴,因为当事的这两个人一个是他的王叔,一个是他的王后,都是妥妥的自己人。

  “经历了那么多的生死厮杀,终于回到自己人中间,他简直是太高兴了,因此,他在心里毫无疑虑,只想尽快见到他们,还想着自己久别家人,终于回来,还不知道受到多么热烈地欢迎呢。

  “所以在他意识里,不但没有任何疑问,相反,他还感谢那些冥冥中暗中做事的天使,以为家族间的仇恨从此消除了,都是大能的天使在其中斡旋的功劳!

  “自己多年来在西乃山下的东城饱尝了战争的辛酸,一直到了今天才算告一段落,从此以后,再也不用花费心思,试图报仇雪恨了,当然,也不用提心吊胆防止别人对他复仇了。

  “从他自己的心态来说,他不想再惩罚杀父的仇人,当然,他也是心里有数,他的父亲被杀,也确实受到了公正的报复。

  “此外,他也深信妻子经过这么长久的岁月也不会再怨恨他。

  “他哪里知道,女人的嫉恨一旦扎根,再大的力量也难以将它连根拔掉。

  “得到这些令人振奋的消息以后,我老爸又是兴奋,又是心情平静,觉得从今以后,一切都会平安无事。

  “他又等了两天,当顺风吹起时,他便命令船队启锚,怀着一种高兴的心情,驶向原来属于他的北山之郡那无比熟悉的海港。

  “我老爸和他的那些随从兵勇,启航的时候都一起在海上向天使献祭,感谢天使对他们的救援,使他们平安归来。

  “接着就是一路顺风,一切顺利,登上故土家乡的陆地。

  “接着我那位懵懂的老爸跟着王后派来的使者,率领军队进城。

  “满城的居民由家父联军统帅挪戊的王叔拉莱率领,合城出动,欢迎家父。

  “那个时候,市民都以为家父的王叔是家父的代理人。

  “接着,王后特拉,在女仆的簇拥下,带着严密看管的三个子女,走上前来。

  “其中最小的一个,就是小子我,那个时候,我还小,简直就是少不更事,对一切还懵懵懂懂。

  “在那个场合,王后,也就是我的那位老妈,像别的假装快乐的人一样,用一种异乎寻常的尊敬和快乐迎接她的丈夫,我的老爸。

  “甚至跪在地上,用甜言蜜语,歌颂老爸的丰功伟绩。

  “小子我那个时候不知道里面的凶险,心里还很高兴,父母二人无论干什么,我都乐见其成。

  “可是,王后,我的老妈没有拥抱国王,我的老爸。

  “却在老爸的面前说尽了人间祝福和歌功颂德的话。

  “我老爸也傻呵呵地一直在乐,心满意足;当然是我以后才意识到的。

  “在当时我只觉得有一股天伦之乐的大喜心情。

  “也难为我一个孩子,从小似乎就没有看到老爸的样子。

  “也许见到的时候,我还太小,没有留下任何记忆。

  “我老爸那个时候高兴得找不到北。

  “他如同一般久别重逢的丈夫见到妻子一样,兴奋地上前把我老妈从地上扶起,并拥抱她。

  “有些语无伦次地说:‘勒达的女儿,你在做什么?

  “你怎么可以像个女佣似地跪倒在地上迎接我呢?

  “我的脚下为什么铺着如此华丽的地毯?

  “这是欢迎天使大能者的礼仪,欢迎我这样一个凡人,略嫌过分了!

  “请去掉这些表示敬重的礼节吧,否则天使都会妒嫉我的!’

  “听听吧,这就是一个联军统帅说的话,是不是高兴得忘乎所以了?

  “我老爸吻过妻子,又拥抱孩子,吻了我们几个。

  “我是最后一个,估计也是最用力的,我只感觉他浑身颤抖。

  “不过让我记忆尤深的是,他的胡子又粗又硬又长,扎得我小嫩脸生疼。

  “直到现在,我还记得清清楚楚,往事情景,历历在目。

  “不过,那也是我和他的唯一一次身体上的接触,其它再也没有了。

  “老爸做完这些以后,就朝正和城里的长老们站在一边的拉莱走去。

  “老爸和这位王叔像兄弟般地跟他握手,感谢他对王国的精心治理。

  “然后,他弯下腰去,解开鞋带,赤着脚踏上豪华的地毯,朝宫殿走去。

  “跟在他后面的就是那位预言家珊德拉。

  “她是老爸担任联军大统帅职位所分得的战利品。

  “在被捉到之前,是羊眼天使祭祀庙堂的祭司,实际上也是我老爸受到各种惩罚的根源。

  “因为他的这个行为彻底惹怒了羊眼天使,从而就把各种灾难降临到他的头上。

  “那个时候,预言家珊德拉低着头,合着眼,坐在高高的战车上。

  “当我那位老妈特拉看到她的高贵的气质时,心里顿时产生了一股妒意,天性使然也。

  “尤其是当她听说这女囚是羊眼天使的能说预言的女祭司时,她更吓了一跳!

  “因为精明的老妈知道,如果她不及时实行她的计划,那是十分危险的。

  “因为预言家随时可以揭穿她的阴谋,最简单的就是让老爸挪戊明白这里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老爸身为联军统帅,足智多谋、文武双全,双眼如炬。

  “只要不被厉害的天使将他心中眼睛蒙蔽,看穿他们这样一个小小的阴谋,简直就是轻而易举。

  “于是,老妈她立即在内心决定,把这威胁很大的女俘和他的丈夫同时杀掉。

  “但是,她在那个时候却不动声色,按部就班,一切都井井有条,该干啥干啥。

  “老爸对阴谋和凶险也是毫无察觉;木木地如同一个皮偶听从指挥,向王宫进发。

  “这个时候我敢赌脑袋断定,必定是那个狠我老爸的天使,给他使用了障眼法。

  “金碧辉煌的建筑,闪出诡异的隐晦颜色,如同坟墓,老爸却心中没有任何预警被触发。

  “当大队人马来到老爸的前王宫时,王后走到车前,友好地迎接珊德拉。

  “她如同一个正常的女主人,对她说:‘请下车,忘掉你的忧伤吧!甚至连克墨涅的儿子,战无不胜的克勒斯也不得不低头为奴。

  “请放心吧,我们将好好对待你!’

  “预言家珊德拉听了老妈这话并不感动,因为她清清楚楚地知道老妈是什么人,也清楚她现在打的是什么主意。

  “她呆呆地坐在车上,女仆们只得拉她下车,她惊恐地跳下来,因为她预知到未来的命运,而且知道那是无法挽回的。

  “即使她能改变命运天使的决定,她也不愿意救出东城人的仇敌挪戊,我那命运凄惨的老爸!

  “她很他达到一个程度,为了置他于死地,她情愿和他一起去死!

  “我再次给老爸一个哀叹,他怎么做到如此招人恨!

  “老爸终于回到他原来的宫殿,他和随他一起归来的人看到王后在安排豪华的宴会,他们完全被这假象蒙蔽住了。

  “他的妻子我的老妈本想由拉莱雇用的奴仆在宴席上杀死老爸,但女预言家的到来,促使她和拉莱加速行动。

  “因为她非常担心他们的阴谋被披露,让老爸警惕起来。

  “那个时候,老爸因为风尘仆仆旅途困顿,所以要求沐浴更衣,然后赴席吃喝。

  “老妈特拉温柔地告诉他,已经为他准备好了温水,请他前去。

  “这位前国王我的糊涂老爸毫无疑虑地走进宫殿的浴室里,解下铠甲,放下武器,脱掉衣服,躺在澡盆里,全身都松懈下来。

  “突然,王叔拉莱和老妈特拉从隐藏的地方跳出来,对他展开了直接的击杀!

  “他们首先合力用一张网套住他,然后用刀将他杀死!

  “那把刀是一把锋利的宝刀,可以切金断玉、斩铁如泥;早就专门预备好了,乃是为了杀死老爸挪戊专用的利器,非常有名,倒也符合老爸的身份。

  “两个人唯恐生变,一鼓作气,将我老爸砍成七八段。

  “因为二人行凶的浴室在地下密室里,没有人能听到他的呼救声、惨叫声。

  “那时珊德拉正在国王宫殿的前厅里,知道正在发生谋杀,但她无动于衷,保持沉默。

  “不久,她也被杀死。

  “她的死,我估计,让那位对她的遭遇同情的天使更加痛恨老爸!甚至波及后人。

  “王叔拉莱和母后特拉杀了两人后,不想隐瞒这件事,因为他们认为,他们的随从是忠于他们的,也必须一并解决,才能永绝后患。

  “于是,他们在宫中暴露了我老爸和珊德拉二人的两具尸体。

  “随后,王后特拉召集城里的长老,无所顾忌地对他们说:‘朋友们,请别责怪我一直在瞒着你们,我不能不对家族的死敌,杀害我爱女的仇人报复!

  “‘是的,我设置罗网,把我的前夫挪戊像条鱼似地抓住,以冥府天使的名义戳了他三刀,为我的女儿报了仇!

  “‘就是他,为了讨好顺风天使而杀死了我的女儿献祭于他!我与他不共戴天!

  “‘现在,我亲手杀死了我的丈夫挪戊,我并不否认;为了召唤他远航需要的风,他竟然像屠杀一头牲口似地杀死自己的女儿献祭;他岂不是罪该万死?

  “‘这样凶残的人还有权利活下去吗?

  “‘难道他还有资格统治如此美丽的国家吗?

  “‘由一个没有杀子之罪的人,由拉莱来治理国家,不是更公平吗?

  “‘他杀死了挪戊,只是为父报仇。

  “‘是的,我成为他的妻子和他共享王位,这是很合理的!

  “‘他毕竟帮助我完成了这件正义事业,靠我一个女人,肯定无法完成这件事情。

  “‘只要他和他的随从还在保护着我,就没有人敢来过问我做的事。

  “‘至于那位女奴,’她说到这儿,指了指珊德拉的尸体,‘她是那位无情无义之人挪戊的姘妇;她是一个不守妇道的女人,所以罪该杀死,让她的尸体喂狗。’

  “我那被仇恨蒙住双眼,还搞瞎了心眼的老妈,也是没谁了,把人杀死,还一个劲儿地泼脏水,估计珊德拉后面的天使会让她好看,

  “唉!我的糊涂老妈呀,你怎么不知道口上积德呢。

  “听到老妈那套肆无忌惮的说辞,城里的长老们一声不吭。

  “反抗是不可能的,拉莱已带领战士包围了宫殿,武器的碰撞声,发出了可怕的威胁,每个人都清晰可闻。

  “老爸带回来的士兵中,只是从西乃山下的战场上生还的残兵,他们那个时候已经卸下盔甲,放下武器,分散在城里。

  “拉莱统领的战士们全副武装地搜遍全城,把凡是能找到的老爸统领的士兵统统杀死。

  “从那以后,谁也不敢声言为杀害的国王报仇了,即使心里有这个念头,也不敢口头表达出来。

  “那以后,拉莱和特拉这个王叔和王后勾结成的奇异组合竭力巩固他们的统治。

  “他们将重要的职位分给他们的亲信,那些人不是怕他们,就是期待从他们那里得到好处,所以对他们唯命是从。

  “他们不怕老爸留下的女儿,认为她们是弱女子。

  “但是他们根本没有料到老爸的幼子,即年轻的戊龙,就是小子本人我啦,长大后会为父亲报仇,实际上,没等长大,我就开始了为父报仇的谋划。

  “那个时候我只有十二岁,看起来还啥事不懂,其实经历了老爸在我面前死亡,虽然没有亲眼目睹,但是我已经彻底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个凄惨的悲剧令我一夜成熟,再也不是十二岁的孩子。

  “其实,他们也想把我杀掉,以除心头之患。

  “但是我的姐姐,聪明的舒拉,已迅速地把我托付给一个忠实的仆人。

  “那个仆人把我带到另一个地方,投奔那里的一位国王,他乃是老爸的妹夫菲俄斯,那当然就是我的姑父,他待我就如同我的父亲一样。

  “我也还算幸运,因为我那缺乏的父爱,却被我的姑父补偿给了我。

  “我和姑父的儿子也就是我的表兄拉德斯一起生活,并受到良好的教育。

  “更重要的是,我和表兄成了至交好友,他也就是我以后一直以来最可靠的战友。

  “尤其是在我谋求为父报仇的时候,他对我的帮助不遗余力。”

  戊龙这个时候停顿了一下,叹了一口气,接着说:“我虽然也被杀父之仇熬煎,经常陷入痛苦之中,但是我远离那个家庭,还得到姑父的关顾,其实最痛苦的就是我的二姐!

  “或者说我老爸的子女都受到家族咒诅的牵累,但是程度有很大不同。

  “当然我大姐不说,她是正在青春年华的时候,被杀死献祭,命运对她无比残忍,但是她也因此一死了之,不再承受那些无穷无尽苦难的煎熬。

  “可是我二姐就不同了,大姐被献祭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追求永生路迢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超级王者只为原作者人一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人一介并收藏追求永生路迢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