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sp;  谢慕林围着那架外形已有些许改变的织机转了几圈,一脸的喜不自胜:“居然这么快就做好了?!我真真是想不到!我本来以为,那位木匠大叔会先把马车给改装好的,毕竟他的老本行就是造车,织机这种东西,对他来说应该不是太熟悉。https://”

  完成了二姐交待的重要任务的谢徽之,也挺得意的:“二姐姐不知道,其实那位姓许的大叔并不是那群人里唯一的木匠,只是他这人闲不下来,又没病没痛的,总爱找活计做而已。另外还有一位做过匠人领班的周大匠,在浙江军中比许大叔的职位还高些呢,他虽然也是造车的,但他妻子是织户家的女儿,家里常年用着织机,对这东西很是熟悉。

  “许大叔捣鼓了两天才勉强有了些头绪,他一看二姐姐的图纸,就想到要如何把那飞梭与织机联结在一起了。那织机几乎就是他一手做好的,马车则交给了许大叔。另外还有一位马木匠,腿上受了伤,听说是挨了几十板子,行动不太方便,不过帮着出出主意,做些轻省活计还行。就因为马车只有这一个半人在忙活,所以至今还没有真正开始动手。他们说按照祖师爷的规矩,要到初六之后才能开工,但保证在元宵节前一定能做完的,叫我们放心。”

  谢徽之其实有些不是很放心,但他也没别的法子了。湖阴县城内外的木匠,在新年临近时也是不会接活的。除了信任那几个木匠,他还能怎么办呢?

  谢慕林倒觉得不要紧:“他们也不容易,大冷的天,若不是被困在宅子里,没法出门,又怎会靠做木工活来打发时间?回头我多付他们些工钱,再多送几回酒肉吧。难为他们把我想要的织机做成了,又愿意在过年时赶工,帮我们改造马车。”

  说起来她倒是有一点没想到的:“之前没听三弟你说过,除了那位许大叔外,还有别的木匠在。”

  谢徽之道:“你之前跟在太太身边忙里忙外的,又要为大哥出行之事,准备行囊,准备得那叫一个周全!这点小事,我也没必要去打搅你,横竖多两个人帮忙,咱们家的马车也能改造得更快更好了。”

  谢慕林笑着点头,又有些跃跃欲试地在织机前坐下,仔细观察那个刚刚安装上去的“木槽”。飞梭就在横在槽中,但她看不到弹簧,只见到两根质地不明的绳索状物体,伸手摸了一下,发现挺有弹性的。她奇怪地问:“这个是什么东西?”她没有在设计图上提到这玩意儿吧?

  谢徽之“哦”了一声:“二姐姐你说的那个弹什么,周大匠倒也不是想不明白,还说这是极高明的主意呢!只可惜他试验了几种丝,都不能用。铜丝、银丝都是托我去县城首饰铺子里买来的现货,太软了;铁丝则是叫谢湾村的铁匠打的。那铁匠的手艺稀松平常,打出来的铁丝不是太粗就是太细太脆了,反正没法做到二姐姐想要的那种效果。周大匠说,以后有机会,可以找更好的铁匠问一问,但眼下实在没处找合适的材料去了。

  “他知道那弹什么,装在织机上是要做什么用的,所以就拿牛筋来替代了。这是我从县城里买来的上好牛筋,价钱可不便宜!周大匠说,牛筋可能达不到二姐姐想要的那种速度,但也比不用要快许多了,二姐姐且先将就着用吧,每个月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慕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超级王者只为原作者Loeva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Loeva并收藏慕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