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山,这小伙子是谁啊,怎么成这个模样了?”杜勇敢十分好奇地问。

  “爹,你还记得三年前,你在县里卖苹果,被一个苹果贩子支了三千多块假钱么?那一批假钱,就是这小子刘谦的亲爹刘包亮制造的!”杜金山三言两语,说了下刘谦的来历和被捕的情况,“爹,有件事我都没告诉你,前些天的一个晚上,这小子在大街上往文蕾蕾的头上撒石灰粉,差点把我一双眼睛弄瞎!

  ”

  “啥?有这事儿?”听说了杜金山被刘谦撒石灰的事儿,杜勇敢非常震怒。

  哧啦!

  杜金山把刘谦揪起来,哧啦一声响,把封在他嘴上的黑胶带撕掉,喝问道,“小子,没想到落在我手上吧?说吧,你想让我怎么收拾你?”“哼哼!”刘谦面露狠色,“杜金山,我劝你别趟这浑水!我刘谦也是懂点法律的,我犯的罪,说什么也判不了死刑,也就是十来年的有期徒刑!你要是铁了心跟我过不去,

  就不怕我十年之后再报复你,或者报复你的家人孩子么!”

  “无法无天的人渣,找死!”

  啪!啪!

  两个大耳瓜子,闪电般的抡在了刘谦的脸上,直打得刘谦翻倒在地上,嘴里流出鲜红的血来,牙齿都掉了两颗!

  出这个狠手的,并不是杜金山,而是杜勇敢。

  “我靠!爹,你有点失态啊!”

  看到老爹这么狂暴,杜金山十分吃惊。

  按老爹平日的个性,不应该劝刘谦改过从善才对么,怎么直接就抡起大耳瓜子抽掉了他两颗牙?“金山,记住爹一句话!当敌人落在你的手里,不但不求饶还狠狠威胁你的时候,你就别磨叽了,立刻让他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吧!”杜勇敢一脸严肃地说道,“他不是差

  点毁了你的眼么?你也别太过分,就毁掉他一双眼好了。”

  “爹……你?”

  杜金山犹豫着,倒不是对刘谦心慈手软,而是感觉老爹突然有些反常,太反常了。

  “金山,你磨叽什么?有仇不报非君子,在让他受到法律的制裁之前,你先自己给自己找回场子来吧!”杜勇敢一本正经地说道。

  “爹,我知道了。”

  杜金山点点头,二话不说就走进了家里。

  很快,杜金山拿了一大瓶辣椒水出来,走到了刘谦面前。

  “杜金山,你……你想干什么?你不是公检法体系的人员,你无权抓捕我,更无权伤害我!”

  面对手持辣椒水的杜金山,躺在地上的刘谦同学竖起了法律的大旗。

  “别怕,我只是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你这个问题为什么这样萌!”

  杜金山冷笑一声,右腿一下压在刘谦的胸膛上,膝盖牢牢顶住他的下巴,左手扒开他的眼皮,右手就将装满辣椒水的瓶子往他双眼上倒。

  “啊!啊啊!”

  刘谦大声惨叫起来,两个眼睛被辣椒水浸得通红如血,竟像是被打瞎了眼的人。

  “杜金山!我草你……”

  “这时候了还不老实啊?嘴上也来点吧!”

  杜金山打断刘谦的怒骂,将辣椒水又灌进他的嘴里。

  “唔!唔……”

  刘谦立刻便是一通狂咳,整个人就像过了高压电一样,在地上翻转扑腾,整个脸都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至尊小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超级王者只为原作者黄金万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黄金万两并收藏至尊小神医最新章节